愚公雜談0703:國家利益高于一切 阿聯酋王儲攜手拜登震驚全球

2021年07月03日11:17    作者:王遠飛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王遠飛(筆名:愚公) 

  前言:

  “政治面定義趨勢,資金面開啟趨勢,宏觀面烘托趨勢,技術面助推趨勢,基本面確認趨勢,公眾面終結趨勢。”---愚公

  一、分析背景

  2021年7月2日,歐佩克+會議再次無果而終,推遲至7月5日繼續舉行;歐佩克+會議進入到投票時段后,因阿聯酋依然堅持其政策立場,油價一度樂觀推漲至收盤出現空頭平倉導致的擠壓式上漲,但在收盤后,伴隨更多新聞報道跟進,市場開始認識到阿聯酋擁有的巨大備用產能和阿聯酋王儲MBZ的政治決心,油價出現回吐跌幅。

  在過去幾期愚公雜談中,通過《沙特王儲薩勒曼再次成為夜空中最亮的星》《后疫情時代歐佩克+組織對油價的影響力》《歐佩克+會議結果再次推遲的內幕》《全球重質原油資源爭奪戰的槍聲已經打響》等文章,愚公已經淺析了沙特阿拉伯、歐佩克+組織、美國、加拿大等產油國的政治面因素對于油價的重要影響,今天愚公將結合歐佩克+會議的進程,分析一下阿聯酋。

  二、研究重點

  1.阿聯酋的石油和天然氣政策最高決策機構和決策者

  2020年12月27日,阿聯酋總統哈利法·本·扎耶德·納哈揚頒布了一項新法律,成立了最高金融和經濟事務委員會(SCFE),旨在監督阿聯酋所有金融、投資和經濟事務運行和制定政策,該委員會是阿聯酋石油和天然氣政策制定和決策的最高機構,委員會由阿聯酋總統哈利法擔任主席,阿布扎比的王儲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納哈揚擔任副主席,由于總統的健康狀況不佳,這使得阿聯酋王儲成為該委員會事實上的決策者。

  2021年2月28日,阿聯酋總統哈利法以最高財經委員會主席身份頒布決議,成立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以下簡稱ADNOC)董事會,由阿聯酋王儲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納哈揚擔任董事會主席。

  2.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ADNOC的發展計劃

  通過查閱相關歷史資料,愚公發現,在上游和下游領域ADNOC都有著雄心勃勃的計劃:

  上游方面,根據ADNOC-2030戰略計劃,它計劃在2030年將石油生產能力從大約420萬桶提高到500萬桶,根據計劃,陸上油田Bu Hasa 擴建項目可將該油田的產能提高到6萬桶/天;2023年,Bab區塊產量將增長至6萬桶/天;2024年;上扎庫姆Upper Zakum產量將從目前的大約75萬桶/天提高到100萬桶/天;2024年,海上Umm Shaif和Nasr項目區塊的產量應該會增長到46萬桶/天;2025年,海上Satah al Ras Boot和 Umm Lulu油田的產量應該會增至21萬5千桶/天;2030年,Lower Zakum項目可實現5萬桶/天。ADNOC 還計劃,海上 Ghasha 酸性氣體特許權可以在2025-26年左右提供1萬桶/天的凝析油。從2018年以來,阿聯酋啟動了兩輪許可,開啟了該國大部分未開發的儲量區塊投資招標活動,它于2018年啟動的第一輪許可招標,劃定了五個區塊和合作伙伴范圍,于2019年啟動了其第二輪許可招標,敲定了具體的投資細節,其中一些區塊的已經在2021年3月正式批準啟動開發。另外,阿聯酋還啟動了天然氣區塊的開發試圖實現天然氣的自給自足,因為目前該國的天然氣嚴重依賴政治宿敵卡塔爾的供應。

  3.下游方面,ADNOC在2018年開啟了一個450億美元投資計劃,包括建設一個新的60萬桶/天煉制能力的煉油廠,ADNOC計劃在2025年將石化產品產量提高到1440萬噸/年,其中包括一個產能為180萬噸/年的復雜裂解裝置。

  4.中游方面,僅在富查伊拉,ADNOC就投資新建了一個4200萬桶的大型石油儲存項目,還有更多石油天然氣管道和倉儲項目計劃。

  5.阿聯酋-歐佩克-沙特阿拉伯之間的矛盾和沖突

  在2014年以前,阿聯酋的石油政策是保守的,自1970年代以來,幾乎擁有阿聯酋絕大部分石油和天然氣產量的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 (ADNOC) ,僅僅與一小部分合作伙伴建立保持了緊密合作,主要合作伙伴是歐洲和美國的石油巨頭(殼牌、道達爾、BP 和埃克森美孚),以及幾個經營規模比較小的但是有特許經營權的日本公司,ADNOC通常持有運營資產60%的股份,剩下的40%留給外國合作伙伴,雖然ADNOC依賴合作伙伴提供投資和技術并且拿走了利潤的大頭,但這仍然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商業模式,因為與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不同的是,阿聯酋允許對石油和天然氣產業上游進行股權投資的這種模式,等同于允許這些合作伙伴背后的國家,間接擁有了石油儲備,而且阿聯酋穩定的商業環境和運營安全對企業來說有吸引力,這個模式為阿聯酋帶來了巨大的財富累積,到2019年,阿聯酋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人均收入為 356,600 迪拉姆,折合97,068 美元。

  2014年發生了兩件大事,阿聯酋的石油政策開始發生根本性改變:

  (1)2014年1月10日,阿聯酋的阿布扎比陸上石油運營公司 (Adco) 的75年石油特許經營權到期,標志著 阿聯酋11個油田和儲量中的石油產量將通過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 (Adnoc) 完全控制并歸政府完全所有,外資不再持有Adco的任何股份。

  (2)阿聯酋總統哈利法·本·扎耶德·納哈揚身體健康因中風導致嚴重受損,他在國家治理中的作用逐漸減弱,包括石油政策在內的更多工作由王儲代為進行,王儲開始帶領阿布扎比國家石油公司ADNOC 走上一條與以往截然不同的發展道路。

  2016年11月,阿聯酋最高人民法院批準了ADNOC的2030年戰略及其5年商業計劃,其中包括的一個目標就是再在2030年之前將其石油生產能力從420萬桶/日提高到500萬桶/日,還包括了一些雄心勃勃的石油行業下游資產的投資計劃。在過去五年,ADNOC采取了大量改革措施,取得了飛速發展,它重組了其主要的陸上和離岸特許經營權的股權結構,開啟了資產證券化進程,還私有化了一些下游、中游和鉆井資產,把一部分資產打包上市,大大的提高了其產量目標,并聯手美國洲際交易所推出了穆爾班原油期貨合約,這些改革措施使得ADNOC已經成為世界石油行業里的巨頭,該公司自2019年起第一次獲得來自美國惠譽的信用評級,為進一步在國際市場發行債券籌集資金發展鋪平了道路。

  顯而易見,阿聯酋持續增長石油生產能力的政策和ADNOC公司雄心勃勃的發展目標,與歐佩克+組織的產量紀律政策和沙特阿美公司都是矛盾和沖突的。

  6.阿聯酋ADNOC堅持必須增加產量配額的背后驅動力

  阿聯酋ADNOC不斷增長的產能與歐佩克現有的配額政策是完全矛盾的,如果現在不解決,未來幾年的矛盾將進一步加劇。目前,阿聯酋主張的基于2018年10月的產量配額是3.168mb/d,歐佩克主張基于2020年4月的產量配額是3.841mb/d, 實際上,阿聯酋2020年是減產紀律執行最好的歐佩克成員,阿聯酋在2020年下半年的產量僅為 2.59 mb/d,即使是2021年5月,阿聯酋的歐佩克配額量也僅為2.66 mb/d.通過上述分析我們知道,阿聯酋ADNOC國家石油公司與其他一些歐佩克成員國的國家石油公司是明顯不同,因為阿聯酋的石油產量也是屬于大量外國投資合作小伙伴的,再這么減產下去,且不論阿聯酋政府本身能不能答應繼續忍饑挨餓,阿聯酋ADNOC的投資合作小伙伴們能答應繼續減產或者阿聯酉產量配額(小伙伴的銷售配額)落后于其他產油國嗎?根據公開資料,僅ADNOC陸上特許權中的股權結構就是十分復雜的,ADNOC持有60%,道達爾和 BP各占10%,中石油占8%,日本占5%,中國振華石油持有4%,韓國GS 能源占3%;大名鼎鼎的上扎庫姆UZ油田,美國的埃森克美孚是特許合作伙伴;還有一系列項目,印度也參與了大量投資;由此可見,本次歐佩克會議中,阿聯酋能夠如此堅持立場,它顯然不是一個人在戰斗,這背后的強大驅動力可想而知。

  7.阿聯酋穆爾班原油期貨可能成為中東定價新基準。

  在往期文章我們提到,2021年3月29日阿聯酋ADNOC聯手ICE交易所推出了穆爾班期貨(IFAD),ADNOC在富查伊拉新建的4200萬桶石油儲存能力可以確保該期貨合約的穩健交割,并且,通過穆爾班期貨,阿聯酋的Upper Zakum、Das 和 Umm Lulu 原油也可以通過質量升貼水差價而參與交割,這些輕、中酸原油(API 為 39.9°,硫含量為 0.78%)一直都是深受亞洲煉廠歡迎的。而洲際交易所期貨IFAD合約允許全世界玩家進行自由交易,這與其他海灣國家的石油銷售政策完全不同,例如沙特的原油是不進入零售市場的,是不可以自由交易的,只能定期以官價進行長約銷售。如果越來越多的玩家通過IFAD合約交易和交割阿聯酋的原油,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早晚有一天穆爾班原油將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定價基準原油,那么其他依賴官價和長約機制的海灣產油國將在銷售工作上陷入越來越多的被動局面。

  前景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因為任何期貨品種的成功,都需要“高度的透明度、明確的規范、強有力的監管監督、大量的流動性”。理論上,阿聯酋通過ICE交易所推出穆爾班原油合約納入到美國SEC體系,已經具備了前三個條件,接下來的最大問題就是未來的流動性,與WTI和布倫特等其他基準原油是由玩家自由銷售不同,穆爾班原油的大部分產量分成,都由ADNOC把持銷售了,而ADNOC的外國投資合作伙伴要想銷售更多,就會受到其OPEC配額限制。對于ADNOC的2030年計劃來說,他要想吸引到更多外國伙伴的繼續投資,他就得保障小伙伴們的銷售啊,而穆爾班合約的流動性問題,也給了阿聯酋政府一個新借口。今天美國投行已經開始發表觀點:“穆爾班合約上市已迅速成為中東實貨重要計價工具,日均成交量高達7000張,合約誕生以來的三次交割中市場參與者持倉到期、實貨交割的數量一直在增加,最近的6/30交割中更是有多達6923張合約持有到期并轉化為8月實貨,既然ADNOC能事實性通過穆爾班合約獲得原油定價權和出貨渠道,穆爾班原油的銷售商們何必再委曲求全?如果OPEC+的傳統價格調控機制快速被市場化的穆爾班模式取代或摻水,那么當前76塊錢的布倫特是否還能經受得住供給端沖擊?”

  8.后疫情時代之初阿聯酋的經濟復蘇和增長只能嚴重依賴石油

  標準普爾全球評級預計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國在 2021 年至 2023 年期間經濟將溫和復蘇,阿聯酋經濟由阿布扎比(2019年阿聯酋 GDP的59%)和迪拜主導(占2019年阿聯酋 GDP 的 28%)。 眾所周知,阿聯酋的石油行業幾乎都是阿布扎比在主導,而阿布扎比所依靠的就是ADNOC。 迪拜的旅游和房地產等非石油行業的急劇下降已經嚴重拖累了2020年的經濟表現,后疫情時代之初,阿聯酋指望迪拜的旅游房地產振興經濟復蘇和帶來高速增長是不現實的,ADNOC毫無疑問就是責任擔當。

  三、綜合結論

  自2016年以來,ADNOC已發展成為一家與其他中東國家石油公司完全不同的國際企業,該公司已經被銳意創新的領導力(CEO才30多歲)和國際市場力量驅動,阿聯酋已是歐佩克成員國里的異類,阿聯酋采取的任何措施都是在驅動原油定價權由歐佩克定價轉為市場定價,從阿聯酋這2天的強硬立場來看,愚公認為:

  (1)阿聯酋已經對歐佩克的減產政策了失去耐心,歐佩克決議繼續推遲到周一,說明了阿聯酋仍在做最后的努力,周日期間它將繼續聯合其他小伙伴,向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歐佩克成員國施壓,以要求其提高阿聯酋的配額數量,而這會給歐佩克帶來新的問題,一旦阿聯酋配額數量增長要求,那么伊拉克和其他國家也可以據此要求更高的配額

  (2)會議連續延期兩天所隱含的政治威脅是,如果阿聯酋王儲認為歐佩克成員國是導致其戰略目標不能實現的最大阻礙,那么阿聯酋將準備離開歐佩克。如果阿聯酋這樣做,那么對于歐佩克來說,他們失去了一個關鍵成員,對于沙特阿拉伯王子薩勒曼說,他失去了一個堅定盟友,對于美國總統拜登來說,等于幫助他教訓了沙特阿拉伯。阿聯酋王儲有足夠的政治魄力發動這種威脅甚至是這樣去做,阿聯酋是阿拉伯國家第一個與以色列建交的國家,即是例證。

  外交和政治都是為經濟服務的,通過上述研究分析我們可以看出,阿聯酋的石油和天然氣政策其實就等同于國家經濟政策,通過標準普爾的經濟數據我們也可以看到,阿聯酋ADNOC為阿聯酋政府提供了一半以上的預算收入來源。阿聯酋王儲的政治生命與ADNOC是緊緊捆綁的,ADNOC 所肩負的國家政治使命和經濟使命,都注定了它無路可退!阿聯酋是世界第七大石油儲量擁有國,ADNOC的石油生產成本比沙特阿美要低很多,它有十足的底氣要求增加更多產量配額,總之,國家利益高于一切!

  美國總統羅斯福也曾經說過:“政治上沒有什么事情是偶然的”。昨夜,美國白宮新聞發言人表示,油價上漲是歐佩克會議的問題,并補充說,全球有足夠的閑置產能來應對(潛臺詞是你們不行我就放出頁巖油),拜登總統“絕對”擔心汽油價格上漲。

  看來,這個周末十分煎熬,歐佩克主席和成員國的決策者們,還是要重新審視和正視阿聯酋的政治訴求和經濟訴求!

  這不,道瓊斯新聞網報道,沙特王儲薩勒曼將在下周訪問美國華盛頓。

  (本文作者介紹:職業交易員,UTC.TODAY能源化工品日報特約作者,擁有15年國際能源衍生品交易經驗,在“地緣政治、能源安全領域”擁有10年研究經驗。)

責任編輯:陳修龍

  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文章均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財經的立場和觀點。

  歡迎關注官方微信“意見領袖”,閱讀更多精彩文章。點擊微信界面右上角的+號,選擇“添加朋友”,輸入意見領袖的微信號“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掃描下方二維碼添加關注。意見領袖將為您提供財經專業領域的專業分析。

意見領袖官方微信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關閉
網絡文學盜版一年損失近60億 侵權模式“花樣百出” 香港診所被曝給內地客人打水貨疫苗 給香港人用正品 鐵路部門下發買短補長臨時辦法:執意越站加收50%票款 優速快遞董事長夫妻雙雙身亡 生前疑似曾發生爭執 澳大利亞房價暴跌:比金融危機時還慘 炒房團遭趕走 五一旅游前10大客源城市:上海北京成都廣州重慶靠前 五一假期國內旅游接待1.95億人次 旅游收入1176.7億 華為正與高通談判專利和解 或將每年付5億美元專利費 游客在同程藝龍訂酒店因客滿無法入住 平臺:承擔全責 花650萬美元進斯坦福當事人母親發聲:被錄取后捐的款
再战星期天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