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補貼三孩肯定是個壞主意

資深媒體人:補貼三孩肯定是個壞主意
2021年07月05日 08:41 第一財經YiMagazine

股市瞬息萬變,投資難以決策?來#A股參謀部#超話聊一聊,[點擊進入超話]

  專欄作者|崔鵬

  一個中國家庭可以合法生幾個小孩?人們對這事的關注程度沒有隨著計劃生育體系的逐漸解體而減弱,它反而被越來越多的領域引為話題。

  女性從中看到了生育負擔,人力資源看到了休產假造成的勞資矛盾,房地產中介看到了學區房價格變化,王×聰看到了財產繼承危機……

  股票二級市場的參與者好像相對實在一點。在最近決策層放開三孩生育權之后,人們就開始使勁買嬰兒奶粉和服裝公司的股票。

  最突出的是貝因美。我不知道為什么這家兒童食品公司被認為具有那么強的生育概念,幾乎每次有生或不生之類的政策性消息,它就會上躥下跳。

  不過如果你有時間查一下貝因美的財務報表就會發現,最近5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之后它一直在虧損。更令人尷尬的是,中國放開二孩的時間是2016年1月,而貝因美正是從那年開始虧損的。按照《破產姐妹》里Caroline的說法,“This is super awkward”。

  經濟社會中的事實比人們的“想當然”要復雜得多。

  奶粉消耗量增加不一定會讓某家奶粉公司的業績更好;人們生了更多小孩也不一定會讓整個奶粉行業更好。而決策層允許人們生育更多的孩子,人們就會生更多嗎?這當然也不一定。

  從2016年到現在,放開二孩生育限制對中國生育率水平并沒有什么本質影響。新生兒總體數量只在剛放開的兩年有所增長,之后又歸于平淡。

  那么最新的放開三孩政策會產生更好的效果嗎?

  在寫這篇專欄之前,我詢問了19個生活在一線城市,并已擁有兩個孩子的家庭,其中16個表示,他們肯定沒有再生一個小孩的計劃。剩下3個不完全確定,但也更傾向于不生。

  很多家庭拒絕繼續生小孩的原因,排在第一位的是,精力不夠用。他們難以想象在保持家庭生活質量和已有兩個孩子學習競爭狀態不受影響的情況下,再給自己添一份負擔。

  3個小孩對于一個普通城市家庭來說,似乎是一道分界線。如果真的養育3個孩子,那父母中的一方(基本是母親)基本就要放棄職業生活。況且,從表面看只是多了一個孩子,實際上邊際成本變化非常大。

  我幾年前曾經認識個相當有錢的家伙,他生二孩時抽到了大獎——是雙胞胎。他的太太為此辭掉了工作,專職帶小孩。另外,為了讓妻子不必過于焦慮,他一下請了兩個阿姨。從那以后,這家人每月的家庭生活開支凈增了3.5萬元。

  他們所住的房子足夠大,但是七口人生活在一起仍然令人感到泥濘不堪。雙胞胎降生后,這個家伙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反而減少了。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聽到可以生三孩,立刻就增加造人次數以響應這種政策變化的。但從身邊人的生活狀況可以感知到,從容準備生三孩的家庭平均財富水平要遠高于不準備生三孩的家庭。

  其實這種財富優勢在從容生二孩的家庭和普通家庭之間就存在,在從容生三孩的家庭上則表現得更為明顯。而且這些“頗有余力”的家庭只占總數的很小比例。

  所以,這就衍生出一個問題。很多票友下海的人口學家都主張政府應該花大力氣動用經濟手段補貼生三孩的家庭——這很可能是個非常糟糕的建議。

  為什么這么說呢?

  首先一點,剛才咱們說過的,從容生三孩家庭的財富水平大概遠高于平均水平。政府如果大筆補貼三孩家庭,就很可能是用從普通家庭收稅得到的錢來補貼相當富裕的家庭。這起碼和政府通過收稅與補貼縮小社會貧富差距的初衷相違背。

  再有,不光是三孩生育的補貼很難界定,生育補貼的邊界本身就很難界定。

  這里說的很難界定的意思是,政府的直接補貼效果可能出現非常低效的狀況。在大多數情況下,補貼對生育率的影響非常小,人們想生的就生不想生的依然不生——生育補貼的總數雖然不少,但分攤到每個家庭的金額相當無足輕重,根本不能改變人們的決策方向。

  那么加大補貼額度如何?比如像那些民間人口學家提出的,每生一個孩子補貼100萬元?

  這照樣是個很糟糕的主意。

  一方面非常能打動人的補貼額度政府很可能給不起。政府并不會創造財富,他們用于補貼的錢完全來自生產活動的稅收。

  避免未來出現人口斷崖對經濟的影響當然很重要,但人們當前能過得好似乎更重要。而且,巨額的補貼很可能在打動人們增加生育之前先引發道德風險——如果一個家庭能合法地把生孩子當生意來做,并因此過得很好,那還有人會去從事生產活動嗎?我不認為那將是一個很美好的社會。

  其實根據其他求子焦慮嚴重的國家的歷史經驗,對生育直接補貼的低效狀態是一種普遍現象,它的效果遠不如政府對生小孩家庭的間接抵扣方式(雖然在很多地區,間接抵扣的效果也不那么明顯)。

  當然了,咱們在這評論的還是那些例行范圍內的生育補貼意見。我們的一流企業家、二流網紅兼蹩腳的人口學者梁建章先生還提出給三孩家庭買房半價……這簡直不值一駁。

  很可能,在生存競爭激烈的城市,生育率低是一種不可逆轉趨勢。這種現象在東亞地區非常明顯。也就是說,少子化其實是局域社會因為人均資源少引發的一種群體自我保護的平衡。社會管理者出于增加未來經濟活度的目的,也只能減緩這一趨勢而不能使其逆轉。

  在這種情形下,社會管理者最好盡量做投入產出比更高的事。而這肯定不是指想辦法讓二孩家庭再多生一個或者更多的孩子。

  高效的事可能發生在哪里?

  舉個例子。10年前,我曾是一本投資類雜志的主編,那本雜志的工作人員95%是年輕女孩。

  在那些女士中,我注意到有10個從二線、三線城市到上海和北京工作的。她們當時的年齡從22歲到31歲不等。10年后的今天,這些姑娘中有3人從未結過婚,只有3個人生育了一個寶寶,還有2個人離婚了。

  這些從其他城市遷徙到一二線城市的年輕女孩結婚率低、生育率低,很可能是造成中國最近10年整體生育率急速降低的主要原因(之一)。在過去10到15年間,這個群體的數量絕對不小。

  從基層城市來到經濟比較發達地區的女孩們具有一些共性:她們經過激烈競爭留在超級城市,對新組建家庭的預期普遍比較高;但原生家庭地理上距離自己很遙遠,使她們在新的城市資源積累不足。這些造成女孩們雖然生活在北京、上海,卻不能對這些城市產生更深的信任感;另一方面,她們又不能再適應回到原生城市生活。

  準備生小孩的家庭,大概都要考慮是否具備3個要素:比較穩固的家庭關系,能支持生小孩的人力資源,能支持生小孩的經濟資源。

  很多“移民”女孩家庭最容易滿足的反而是第三點。她們的父母更難到其所在城市支持她們的幼兒撫育工作,整個家庭成員間的信任感也更低。在很多請況下,選擇不生育或者不結婚反而更讓她們感到安全。

  從提高生育率和優育率的目的來講,我建議城市管理者更應該關注這些普通“移民”女孩的生活。具有安全感的生活會帶來更高的生育率以及更好的幼兒養育水平。相對于補貼三孩家庭,關心一下“移民”女孩們的生活,不但效果更好,而且也更公平。

  *僅代表個人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尹悅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7-07 青達環保 688501 --
  • 07-06 中熔電氣 301031 26.78
  • 07-06 華藍集團 301027 11.45
  • 07-06 浩通科技 301026 18.03
  • 07-05 倍輕松 688793 27.4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再战星期天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