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慶陽發展特色養殖產業調查:賦能“羊產業” 做靚“牛文化”

甘肅慶陽發展特色養殖產業調查:賦能“羊產業” 做靚“牛文化”
2021年07月05日 06:24 新浪財經綜合

股市瞬息萬變,投資難以決策?來#A股參謀部#超話聊一聊,[點擊進入超話]

  原標題:賦能“羊產業” 做靚“牛文化”

  來源:經濟日報

  被譽為“隴東糧倉”的甘肅慶陽,近年來立足自身資源稟賦,因地制宜發展牛羊養殖等特色產業集群,探索出一條種養結合、農牧循環的可持續發展路子。但同時慶陽部分地區剛脫貧不久,返貧風險仍然存在,特色產業如同初生的羔羊,“養分”還有待補足。慶陽如何讓特色養殖產業發展的步子走得更加堅實?

  甘肅慶陽地處黃土高原腹地,是甘肅重要的糧食生產基地,被譽為“隴東糧倉”。慶陽繼承了黃土高原雄渾粗獷的基因,溝壑縱橫、梁峁交錯,交通阻礙重重,出行殊為不易。基礎設施底子薄、產業結構單一、現代化水平不高等問題一直困擾著這個農業大市。

  “先天優勢”不足,如何靠“后發努力”奮起直追?慶陽堅持穩“糧倉”與建“肉庫”并重,選擇了一條種養結合、農牧循環的特色牛羊養殖發展之路。傳統糧倉發力特色養殖,成效究竟咋樣?遇到了哪些難題?又是怎樣破解的?近日,記者前往甘肅省慶陽市環縣、正寧縣等地調查。

  高原舍飼養殖“寶地”

  “千溝萬壑、支離破碎”的高原地貌,在慶陽盡顯無遺。記者乘坐高鐵從慶陽市西峰區出發,到達北部的環縣,用時近40分鐘;若是驅車前往,則要花3個多小時。沿途的一道道溝壑,將黃土層切割成大小不一、形態各異的“峁”或“梁”。交通主干道大多修建在“川”上,行走其間,放眼望去盡是“山巒”,待盤“山”而上,才發覺是廣闊平地。“山”上的臺狀平地被稱作“塬”,是黃土高原獨有的地貌特征。

  受地形影響,這里的農田散落在塬、峁、梁、川之上,給發展機械化、規模化的現代農業“設置”了諸多障礙。選擇牛羊養殖作為特色產業推進農業現代化進程,是慶陽基于自然環境條件做出的考量。

  慶陽市農業農村局發展規劃科科長劉曉春告訴記者,慶陽自然生態總體比較脆弱,農業耕作條件較差,高標準農田面積僅占全市總耕地面積的20%左右,過去廣種薄收、簡單粗放的生產方式已經不可持續。相較于傳統種植業,畜牧業特別是舍飼養殖的資源利用更加集約,資金密集度更高,也更容易實現規模化經營,這對于加快農業現代化進程有著重要意義。

  慶陽地處北方農牧交錯帶,耕地與草地交錯分布,具備發展畜牧業的基礎條件。“慶陽現種有紫花苜蓿495萬畝,玉米年種植面積在260萬畝以上,燕麥、甜高粱等一年生牧草55萬畝以上,每年可青貯飼草產量達300萬噸以上,干草產量可達680萬噸,為養殖業提供了充足的飼草料來源。畜禽產生的糞便又可以加工成有機肥,‘反哺’于農作物,形成有機循環。”劉曉春說。此外,溝壑梁峁縱橫的高原地貌營造了良好的通風條件,每個山峁都是一個天然隔離區和自然防疫屏障,對舍飼養殖來說是難得的“寶地”。

  事實上,在特色養殖方面慶陽早有行動。記者在翻閱慶陽市鄉村產業發展相關資料時看到這樣的表述:“十三五”時期以來,慶陽按照“南牛北羊、塬果川菜、草畜平衡、農牧循環”總體思路,重點打造特色產業集群,牛羊養殖等主導產業已初具規模,全市肉羊、肉牛飼養量分別達到779萬只、47.6萬頭。

  在產業布局上,慶陽市也密切關注著國家政策走向和市場動向。

  近年來,國家和甘肅省均出臺了牛羊肉生產發展規劃,并加大對牛羊養殖的政策扶持力度。就在今年4月,農業農村部發布了《推進肉牛肉羊生產發展五年行動方案》,提出到2025年,我國牛羊肉自給率保持在85%左右,牛羊規模養殖比重分別達到30%、50%。一系列有利政策都為慶陽進一步做大做強特色養殖業提供了契機。

  記者了解到,現階段我國牛羊肉產量尚不足以滿足龐大的市場需求,此外,國產牛羊肉量少價高,容易受到進口低價產品的沖擊,產業亟待增產提質。慶陽市瞄準了這一市場缺口,在產業布局和規劃中,以市場需求為導向重點發展牛羊養殖。“2021年全市預計新增肉羊190萬只、肉牛15萬頭。”劉曉春說。

  突破規模養殖難題

  在慶陽,養牛養羊不是新鮮事,為何以前未成氣候,現在卻越發紅火?記者走訪發現,突破口就在標準化規模養殖上。

  養羊大縣環縣地處毛烏素沙漠邊緣,境內山大溝深,曾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之一,2019年底才脫貧摘帽。“環縣有天然草場870萬畝,飼草料資源豐富,不少農戶養羊補貼家用,但過去大多是分散養殖,規模小效率低,收入也沒有保障。”環縣畜牧獸醫局副局長唐興江告訴記者。

  產業發展要靠“領頭羊”。2016年,環縣引進甘肅中盛農牧集團有限公司,通過實施百萬只肉羊屠宰及深加工全產業鏈項目,為全縣出欄肉羊的屠宰加工提供渠道。環縣中盛羊業發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長陳延鋒介紹,中盛集團和百勝中國、海底撈等大型食品餐飲企業簽訂了供貨協議,成為其長期供應商。“標準化、規模化的養殖及屠宰加工讓羊肉品質更有保障,近兩年市場對于舍飼養殖羊的認可度也越來越高。”陳延鋒說。

  市場逐步打開后,養殖效益隨之上升,農戶養羊的熱情更高了。曲子鎮西溝村是環縣有名的養羊專業村,按當地干部的話說,這里70%的土地種草、70%的農戶養羊、70%以上的農民收入來自草畜業。“養羊讓我嘗到了甜頭,也看到了奔頭。”唐掌湖羊標準化養殖示范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顏永鋒滿懷喜悅地說。前兩年,看到養羊效益越來越好,從事多年運輸行業的他辭職回鄉專門搞起了湖羊養殖,現在自養規模已超百只。他還承包經營著村里的專業合作社,養殖規模達3000只。

  環縣曲子鎮鎮長黃國鋒告訴記者,“龍頭企業向各鄉鎮合作社及農戶供應良種羊,并按保護價保底收購,再經過統一分割加工后出售,帶動合作社、農戶發展規模養殖”。2020年,環縣全縣羊飼養量超220萬只;預計今年環縣羊產業總產值將超過50億元。

  龍頭企業的進駐及專業合作社的設立,提升了當地肉羊養殖的規模化和標準化水平,把過去農民自家飼養的羊由“商品”變成了“產品”,并最終形成“產業”,成為區域經濟發展的驅動器。

  變化背后,離不開環縣對羊產業的整體規劃。在慶陽,各縣區發展特色養殖的節奏不同,有些起步早發展快,有些仍正處于發展初期。除了招商引資、建設大型養殖基地和特色產業園外,各地也在根據實際情況,探索適合自身的規模養殖發展之路。

  在距離環縣200多公里的正寧縣,肉牛產業風生水起。

  “目前來看,擴大產業規模全部依靠大型養殖場并不現實,一是資金投入高、回報周期長,一些剛脫貧的鄉鎮不具備相應的承受能力;二是受地理條件所限,并非每個地區都有合適的土地用于施工建設。”正寧縣周家鎮黨委書記魏志堅說,正寧縣正大力倡導“家家戶戶養牛”,自養戶建設的標準化牛棚、草棚都由政府財政資金給予補貼,通過“藏牛于戶”建立養牛專業村,由適度規模經營慢慢聚沙成塔,形成聚集效應。在魏志堅看來,只有養殖規模達到一定程度才具備市場競爭力,“握指成拳”才有更大議價權和話語權。

  從未想過的“精細活”

  牛羊養殖要走產業化道路,有了規模經營就能解決問題嗎?做大做強產業,規模經營只是前提條件,更關鍵一步在于做足精細化文章。讓記者沒有想到的是,在慶陽一些剛脫貧不久的鄉村看到了許多現代化場景。

  良種被視為養殖業做精做細的“芯片”。在環縣,肉羊產業的發展離不開一個重要品種——湖羊。作為“外來人口”,湖羊適應能力強,性情溫和,適合規模化舍飼養殖。“落戶”慶陽以來,湖羊養殖范圍不斷擴大。“湖羊繁殖率高,有多胎基因,最多一胎能有五六只羔,相比小尾寒羊等品種,成活率更高。但湖羊產肉性能不太理想,凈肉率比較低。”甘肅慶環肉羊制種有限公司山城制種基地的技術人員范武斌指著一張對比圖向記者介紹,“我們以湖羊為基礎母羊,引進南丘羊、薩福克羊等優質種公羊,通過雜交把基因整合起來,讓后代羊既產羔多,又產肉多。繁殖的良種羊肉間脂肪更加勻稱,附加值也更高。”2018年,慶環制種公司落戶環縣,開展湖羊良種純繁選育,每年生產湖羊基礎母羊15萬只以上。

  良種“芯片”發揮作用,離不開精細化飼養“系統”的支撐。

  經過嚴格霧化消毒后,記者穿上白大褂和鞋套、戴好口罩,跟隨范武斌走進了制種基地內部,現代化的羊舍讓人印象深刻:繁育舍、育肥舍等均采用漏糞地板和機械清糞系統,干凈整潔;自動化飼喂機器人在種羊舍穿梭撒料,在提高效率的同時節約了人工成本;此外,羔羊保溫箱、補奶機、母子欄、自動上料機等設備一應俱全,與傳統人工飼養截然不同。

  孕檢區、分娩區、哺乳區……根據孕育的不同階段,繁育舍的母羊被細分到不同區域。“照料羊其實和照顧人一樣。”范武斌說,“我們會對懷孕母羊進行‘產檢’,通過做B超,判定懷羔數量,再進一步分群飼養。母羊懷孕不同階段、不同胎數的營養需求都不同,飼料配比也不一樣。”

  優質雜交品種加上精細化養殖,為農戶帶來了更高收益。環縣山城鄉八里鋪村包村干部孫建軍說,以今年4月份的行情看,斷奶后的雜交羔羊能賣到1300元/只,普通羔羊每只價格在八九百元,經濟效益相差不少。

  做精做細牛羊養殖產業,還得立足實際、因地制宜。在正寧縣,記者看到了一種別樣的飼養方式,當地人稱之為“窯洞養牛”。

  “眼前這一排都是牛的‘臥室’。”順著正寧縣西坡鎮黨委書記趙曉程所指的方向,一排由廢棄窯洞改造而成的嶄新牛舍吸引了記者的目光。“窯洞向陽背風,冬暖夏涼,通風條件好,有利于牛的生長。”趙曉程介紹,易地扶貧搬遷后,西坡鎮高紅村利用廢棄老莊基建起了犇康千頭肉牛養殖場,并成立養牛專業合作社,采取“訂單養殖、戶托社養、聯戶養殖、投母還犢”的方式,帶動周邊農戶養牛增收。

  生態環境和糧食安全關系長遠利益,在黃土高原地區發展舍飼養殖,更需要因地制宜、因形就勢。“在守住耕地紅線的前提下,這里的土地條件對建設大型養殖場制約明顯。窯洞養牛的模式盤活了廢棄資源,實現‘變廢為寶’,下一步將在全縣范圍推廣。”正寧縣委書記賈志升告訴記者。

  保障到位心里踏實

  現代化舍飼養殖不同于傳統放牧散養,前期投入大,回報周期長,對不少合作社和自養戶來說,資金是個大難題。“慶陽市不少地區剛剛脫貧,產業基礎不牢固,抗風險能力弱,返貧風險依然存在。”劉曉春說。

  在這樣的地方發展特色舍飼養殖,“錢”從哪里來?

  “在環縣,對于有意愿養羊但不具備資金條件的專業村農戶,除了能獲得財政補貼外,還可以申請‘金羊產業貸’。”黃國鋒介紹,村上大多設有農村金融服務室,農戶貸款不需要擔保抵押,“足不出村”就能貸到款。

  在風險防范方面,慶陽推行政策性農業保險,落實自然災害和目標價格雙保險,牛羊等26個品種納入保險范圍,覆蓋了全市主要增收產業。

  “一只羊保額700元,保費28元,已脫貧建檔立卡戶繳費2.8元,其他由省市縣財政補貼。可以說農戶種草養羊基本解除了后顧之憂。”黃國鋒對環縣羊產業的發展信心滿滿。

  趙曉程告訴記者,在正寧縣,若養牛農戶同時購買農業保險和商業保險,一頭牛意外死亡最高能賠付1.4萬元。有了保障,農戶心里更踏實了。

  “錢的問題”有了答案,可“人的難題”又何解?

  一邊是發展勢頭正盛的牛羊產業,一邊是農村空心化、人口老齡化的現實。為解決從業人員供需矛盾,慶陽市在提升農民素質和引進人才上狠下功夫。

  通過開展實用技術培訓“授人以漁”,農民養殖水平和效益得以提升。“剛開始養羊時沒有經驗,飼喂也不科學,死亡率比較高。”環縣曲子鎮西溝村陽洼組41歲的養殖戶劉明輝說,后來經過技術培訓,他逐漸掌握了養羊技巧、飼料配方、疫病防治等,現在一年養羊純利潤能達到8萬元。

  除了培訓本地養殖能手,慶陽還下大力氣組建人才“智庫”:柔性引進一批農業院校教授等專家,推廣應用新品種、新技術;把本地牛羊養殖的“土專家、田秀才”整合起來,為養殖場、合作社提供技術指導……

  在現代農業發展人才隊伍中,年輕力量必不可少。“慶陽出臺了相關政策吸引農民工返鄉創業,支持大學生到農村創業。以慶城縣為例,農民工和大學生返鄉當年創辦領辦肉羊養殖場規模達到1000只以上的,政府除配套水電路等基礎設施之外,還可獲得30多萬元的政府補貼。”劉曉春說。2019年,環縣成立了甘肅省首個縣級大學生養羊產業協會,目前已經培訓600名返鄉大學生成為大學生“羊倌”,在村級防疫站、專業合作社等部門就職,為鄉村產業的發展注入了新鮮血液。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鄧健

甘肅省 慶陽市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7-07 青達環保 688501 --
  • 07-06 中熔電氣 301031 26.78
  • 07-06 華藍集團 301027 11.45
  • 07-06 浩通科技 301026 18.03
  • 07-05 倍輕松 688793 27.4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再战星期天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