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廠商沒有夢想

手機廠商沒有夢想
2021年07月05日 08:30 財經自媒體

股市瞬息萬變,投資難以決策?來#A股參謀部#超話聊一聊,[點擊進入超話]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創

  燃財經出品

  作者 | 趙晨希  曹   楊

  編輯 | 林文龍

  近來,關于平板電腦的消息多了起來。

  6月23日,vivo確認進入平板電腦市場,首款產品將于今年第四季度對外發布。其實,早在2017年,vivo就注冊了“vivo Pad”的商標。去年,vivo旗下獨立子品牌iQOO也傳出將進入平板電腦和筆記本電腦市場,并注冊了iQOO Pad、iQOO Book等一系列商標。

  一位接近vivo的知情人士透露,“vivo進入平板電腦早已成為公開的秘密。vivo平板電腦已經獲得了入網認證,專利、商標等也都相繼被曝光。”

  幾乎與此同時,OPPO在其B站的官方賬號透露,平板事業部已經成立。一位業內人士告訴燃財經,“OPPO平板電腦已經立項了,最快應該會在今年年底推出。除了OV,小米平板電腦也將回歸市場。我了解到的情況是,小米馬上要推出小米5,小米6也已經立項。再加上榮耀等品牌,可以預見,今年下半年平板電腦市場會很熱鬧。”

  其實在今年的2月份,小米CEO雷軍就曾表示,小米平板業務已重啟,將在今年發布。2014年5月,小米推出第一代平板電腦;2018年6月,小米平板4發布后,就沒有再推出新產品。

  眾所周知,平板電腦是一個舊戰場。

  2010年,蘋果聯合創始人喬布斯發布了第一款平板電腦,對其的定位是“介于手機和筆記本電腦之間的第三種設備”。平板電腦的主要功能是上網、看視頻、看電子書、播放音樂等,是一款娛樂為主的產品。

  憑借著屏幕大、創意新奇,平板電腦市場在發布的初期大受歡迎。據TECH2統計,自iPad在2010年4月3日正式推出市場后,28天之內就突破了100萬臺銷量大關,而2007年蘋果第一部iPhone達到百萬量級的銷售,用了整整74天。

  隨后,微軟、三星、華為、聯想等許多廠商也先后進入平板電腦市場,更有許多山寨、白牌出現。深圳華強北桑達電子市場一度是全球最大的平板電腦批發市場,將平板電腦的價格從幾千元一路殺到幾百元不等,競爭慘烈。

  但平板電腦的市場爭奪戰并沒有持續很久。2014年9月,iPhone 6 Plus發布,也正式標志著智能手機進入大屏時代。此后,既無法取代手機,又不能成為筆記本電腦的平板電腦銷量一蹶不振。

  市場研究機構IDC公布的數據:從2015年到2016年,全球平板電腦的出貨總量從2.07億臺下降到1.75億臺。事實上,一直到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的平板電腦市場已經連續19個季度下降。

  受新冠疫情的影響,辦公、上課都走到線上,平板電腦市場迎來新的增長點,再度走上發展的“高速通道”。在中國,平板電腦的市場似乎要恢復得更快、更早一些。《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政策在2018年推行后,中小學生通過以平板電腦為代表的電子產品、硬件設備上網課、寫作業,已成常態。如今,除了K12,職業教育、成人教育、大學教育等線上化趨勢也愈加明顯。

  旭日大數據董事長孫燕飚表示,平板電腦迎來新增長,教育環境的變化是不可忽視的促進因素之一。

  “平板電腦較手機而言,屏幕更大,尤其對學生視力保護效果更好。很多平板電腦產品宣傳具備防藍光、護眼功能,但手機就很難做到。另外,PC基于Windows系統,很多教育應用基于iOS、安卓(Android)系統開發,平板電腦更方便。從使用體驗上來看,學生用鍵盤、鼠標操作不便。最后,平板電腦價格也比PC便宜,一系列因素決定平板電腦有其存在的合理性。”IDC中國高級分析師郭天翔說。

  由于平板電腦的市場,遠遠小于手機和電腦,因此,其生態也比較差。“開發者很少針對平板電腦單獨開發一款軟件,基本都是給手機開發后,再做適配。如果忙不過來,可能連適配都不做了。”一位開發者說。

  隨著手機的屏幕越來越大,尤其是折疊屏手機的出現,平板電腦的定位就變得很尷尬。“過去幾年,平板電腦的發展方向,就是電腦化。”業內人士介紹,比如iPad pro,營銷方案直接聲稱“你的下一部電腦,何必是電腦?”為此,蘋果還為其配備了手寫筆和鍵盤。

  郭天翔也認為,平板電腦的開發要晚于筆記本電腦、手機,通常來說,新的技術、新的產品形態,甚至新的軟件,都要在筆記本電腦、手機上成熟之后,才會落到平板電腦上,“未來,筆記本電腦、手機、平板電腦或越來越趨同化,合三為一。”

  手機廠商都很清楚,平板電腦是一個過渡產品,但它們又為什么要圍繞這個過渡戰場來競爭呢?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手機市場已經見頂了。據市場咨詢機構Canalys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全年,中國手機出貨量同比下跌11%至3.3億臺。中國信通院報告數據顯示,2021年4月,國內手機出貨量下降34.1%,5月同比下降32%。

  郭天翔表示,“對于OPPO、vivo等手機大廠而言,手機市場發展空間已經進入瓶頸期,可以看到,這幾個月,手機出貨量一直往下跌,基本上都是換機用戶了,沒有新的增長空間了。5G新一代網絡技術帶來的市場推動力不是特別大,手機廠商們需要找到新的增長點。”

  不過,在一個舊戰場或過渡戰場去尋找新的增長點,效果如何,還大大存疑。但可以肯定的是,太迷戀舊的戰場或者舊的事物,必然會影響往前看,不利于發現新事物。這對于手機廠商來說,應該是弊大于利的。

  平板電腦有什么用?

  “用平板電腦壓泡面已不是新鮮事,但你知道,用蘋果iPad壓泡面,和用安卓(Android)平板電腦壓出的泡面,味道有什么不同嗎?你知道用iPad壓出的泡面,和kindle壓出的泡面,哪個味道更好嗎?”這個腦洞大開的問題,來自知乎,不少網友饒有興致地回答了該問題。

  其實,平板電腦何止是“泡面蓋子”,它還可以成為鼠標墊子,飯店的點菜單子,服裝、汽車廠商、房地產中介演示PPT的展示屏……

  燃財經發現,單純使用平板電腦用于娛樂的群體已經逐漸變少。取而代之的,是垂直行業用戶以及教育需求用戶等有明確需求的人,他們通過上網課,做筆記,繪畫,視頻制作以及點餐、線上看房等支撐著平板電腦的市場,也讓平板電腦從一種時尚單品回歸到了產品本身的屬性。

  新冠疫情的爆發,帶來了“停課不停學”的教育需求,讓平板電腦又火了起來。學生們在疫情期間,開啟了網絡直播課。“現在孩子的很多課,必須在平板電腦上完成,不買不行的。”在一家蘋果線下授權體驗店,燃財經碰到了正在為孩子選購iPad的雁子。

  雁子告訴燃財經,家里其實有一部平板電腦,但因為已經是四五年之前買的了,孩子在上課的時候會有一些卡頓,影響課程體驗,這才決定再買臺新的。

  雁子表示,自己的孩子在今年秋天就要升四年級了。去年疫情最為嚴重的時候也是使用平板最為頻繁的時候,當時每天要上語數外三門文化課再加上一門英語口語的課外培訓課。“現在使用平板電腦上課的頻率已經低了很多,只剩下課外的一對一英語口語練習還需要使用。”

  從事手機、平板電腦銷售工作的楊絮告訴燃財經,自去年疫情到現在,平板電腦的銷量有明顯提高。楊絮透露,銷量最好的時候,要比疫情之前翻兩倍。即使是現在,也基本維持著1.5倍的銷量。其中以蘋果、華為兩個品牌的平板電腦銷量增長最為顯著。

  IDC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第三季度,全球主要平板電腦廠商銷量均獲得了大幅增長,其中蘋果、三星、華為以及聯想,增長幅度均達到兩位數。市場研究公司Counterpoint 報告顯示,2020年全球平板電腦市場錄得19%的同比大幅增長,在2020年第四季度達到五年來的最高水平。Canalys分析師布萊恩·林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透露,教育部門可能是出貨量的關鍵驅動力,但消費者層面的歡迎度也在普遍上升。

  電信分析師項立剛說,“平板電腦本來就是介于手機和電腦的中間形態,市場可能不像手機、電腦那么大。畢竟,平板電腦不如手機靈活、方便攜帶,但作為補充產品,平板看視頻、上課、發展智慧教育可能機會更大。”

  知乎一則名為《作為一個大學生,拿iPad記筆記真的可以代替紙質筆記本嗎?》的帖子下面,知乎用戶Mr.tang寫道,“我認為,iPad對大學生最有用的三大功能是做筆記、看教材、看網課。”

  Mr.tang稱,用平板電腦記筆記在大學課堂上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尤其是在圖書館,越來越多的同學選擇帶上平板電腦而不是筆記本。

  “iPad早已從一個娛樂工具變成了其學習生活的必需品。”Mr.tang告訴燃財經,因為自己即將步入大三,也在計劃考研、了解相關課程,對iPad的需求就更大了。

  知乎用戶、通信工程師通信監理分析到,盡管在公共場合看到用平板電腦的人越來越少是真的,但是用平板電腦的人越來越少卻不一定。通信監理表示,平板電腦已經在一些場景固定化使用了,譬如你看到的戶外擺攤推薦信用卡、銀行大廳里面辦事、有些餐廳點餐、前段時間人口普查等等。在行業客戶里面,已經有了一席之地。

  如通信監理所說,楊絮告訴燃財經,除了網課和在線教育加大了平板電腦的銷量外,很多企業也在配備平板電腦作為辦公用品。“最初是餐飲企業購置平板電腦用于點餐,近期以鏈家為主的房地產中介公司也在從我們這兒批量拿貨。”

  平板電腦是個舊戰場

  平板電腦是個歷史超過十年的舊戰場。

  2010年1月27日,蘋果公司首次發布了平板電腦。在iPad誕生后,當時不少分析師認為,“iPad的影響力比第一代iPhone還要大。”而之后不少傳統PC廠商、手機商紛紛涉足平板電腦市場也似乎佐證了分析師們當時的言論。根據資料顯示,同年10月的北京國際通信展上,華為、中興、三星等企業的平板電腦紛紛登上歷史舞臺。

  2011年可以稱為“平板電腦年”,包括但不限于宇龍酷派、聯想、諾基亞、LG、甚至惠普等品牌,無一例外,均進入了平板電腦市場。

  在接下來的五年的時間里,平板電腦無論是在消費者端還是在資本市場,都曾經歷了一段不錯的發展。蘋果2011年Q2財報顯示,公司在截至3月26日的季度中出售470萬臺iPad。彼時的蘋果首席財務官彼得·奧本海默稱:“第二季度生產的每一款iPad 2均已售罄。”  

  2012年,以聯想、紐曼、智器為代表的國產平板電腦異軍突起。《2012-2013年中國國產平板電腦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2年中國國產平板電腦市場上共有410款產品在售。另一組來自《2013-2014中國平板電腦市場研究年度報告》的數據顯示,2012年,蘋果以其深厚的用戶基礎和品牌影響力占據35.9%的市場份額,三星以13.2%緊隨其后。國產品牌聯想則已11.8%的市場份額躋身第三位。

  “在我看來,移動互聯網上新的創業機會除了企業市場,Html5方向,美女經濟之外,肯定不能漏掉Pad這個藍海市場。”2013年,時任UC優視聯合創始人的何小鵬在《我為什么說Pad市場被低估了?》一文中寫道。

  事實證明,行業對iPad過于樂觀,判斷下得太早。后續幾年,iPad乃至平板電腦市場高開低走。從2014年第四季度開始,整個平板電腦市場經過了最高峰,在全球范圍內陷入了持續低迷的局面。

  回顧全球平板電腦發展歷程,業內人士陳秋仁認為,“平板電腦,出道即巔峰。”他解釋稱,平板電腦剛推出時,主要沖擊的對象是只具備簡單上網功能的PC筆記本,后來,大家發現新的市場空間,大小廠商紛紛涌入,深圳地區的白牌廠商一度將價格做到一兩百塊錢,導致消費者對平板電腦的體驗舒適感下降,使用需求度大幅下滑。

  另一個維度,隨著智能手機的發展,手機屏幕從3.5寸、4寸,甚至到7寸,越來越大,人們對手機的需求度升高。這些都是2018年以前平板電腦市場萎靡不振的原因。

  2018年后,平板電腦市場生變,成為廠商們再次入局的新契機點。國內品牌華為崛起,2019年后,疫情之前,全球平板電腦市場已經實現正增長。另外,華為、蘋果等廠商提出“全家桶”、“多屏協同”等概念,這種概念的帶動下,其他手機廠商陸續跟進。

  如陳秋仁所說,一直到2019年,平板電腦市場持續低迷的狀態才得以改善。《IDC中國季度平板市場跟蹤報告.2019年第四季度》報告指出,2019年中國平板電腦市場復蘇,出貨量達2241萬臺,自2015年以來首次出現反彈,同比增長0.8%。IDC認為,整個2019年,中國平板市場份額向頭部廠商集中,蘋果和華為整體市場份額已超過7成,而在消費市場超過8成。

  到了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響,在線教育爆發,國內平板電腦市場延續了2019年的增長勢頭。據多家媒體報道,京東、淘寶等電商平臺上,蘋果、華為為代表的平板電腦,多款式、多型號已賣斷貨,且持續時間較長。為此,蘋果還將上半年iPad機型生產訂單提高了20%。

  根據IDC發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國前五大平板廠商——出貨量、市場份額、同比增幅》報告顯示,蘋果在2021年Q1國內平板電腦的出貨量為270萬臺,占據了42.5%的市場份額,同比增幅為103.2%。緊隨其后的是華為,出貨量為150萬臺,市場份額為24%,同比增幅26.9%。

  值得注意的是,鑒于國內平板市場的持續增長,以及萬物互聯時代的到來,平板電腦市場再次成為了手機廠商們眼中的香餑餑,包括小米、OPPO和vivo在內的手機廠商開始相繼布局平板電腦市場。

  孫燕飚告訴燃財經,與vivo、OPPO“敢為天下后”(市場明確需求后,進入市場,滿足市場需求)的產品路線調性不同,小米進入平板市場時間緊隨華為之后。2014年,小米推出第一代平板電腦。不過,2018年6月,小米平板4發布后,小米平板產品線卻戛然而止。

  “小米雖然做得早,但不掙錢的業務不會長期做,可能隨時砍掉,到后期,小米一個季度出貨量在20-30萬臺量級,根本不能維持盈利。但現在重新回歸,市場變化是其重要因素之一。”

  手機廠商失去創造力

  選擇發力平板電腦,是手機廠商的無奈之舉。業內人士表示,同樣是舊戰場,高端機也是一個更好的機會,可惜,它們抓不住。

  因為制裁,尤其是從去年9月14日開始,芯片供應出現了障礙和困難之后,華為和榮耀兩個品牌嚴重缺貨,一度讓出了35-40%的市場份額。其中,很大一部分屬于高端手機。

  據燃財經不完全統計,從2020年底開始,國內高端手機市場率先發力的是小米,OPPO和vivo緊隨其后。僅上述三家手機品牌廠商推出的高端機型就包括小米11、小米11Pro和小米11ultra;vivoX60 pro+;OPPO FindX3 Pro,而這幾款產品的最高定價也達到了7000元左右。

  除了上述三大廠之外,一加、魅族、中興也都紛紛發力高端市場,其中一加9Pro和魅族18Pro,起步價均4999元,中興Axon 30 ultra起步價格稍低,為4698元。

  但數據顯示,在華為和榮耀暫時缺貨的這段時間,國內高端手機市場的空白并未被填補。

  根據《中國信通院發布2021年4月國內手機市場運行分析報告》顯示,2021年4月,中國手機市場總出貨量達2748.6萬,同比下降34.1%,這也是2021年來,手機市場出貨量首次出現下降。在最新一期的5月國內手機市場報告中,再次呈現下降趨勢。報告顯示,國內市場手機出貨量2296.8萬部,同比下降32.0%。

  而究其根本原因,無非是市場缺乏匹配消費者期望的好產品。對此,榮耀CEO趙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談到:“今年上半年你方唱罷我登場,看完之后發現真的讓消費者驚艷的產品幾乎沒有,這次的618銷量排行大家也都看到了,鮮少新品的身影。”

  業內人士說,除了產品的設計、性能、體驗等方面要高出別人一籌外,高端機的核心,還是產品背后的群體,以及市場的認知。目前來看,其他手機品牌想做好不容易。

  而進軍平板電腦,則要容易得多。

  孫燕飚分析,手機廠商做平板電腦,從技術、渠道和用戶來說都沒有門檻。就好像每個手機廠商都會做耳機一樣。但同時孫燕飚強調,新一輪的平板電腦之爭,已經不是用戶端的競爭,而是上游芯片的競爭。“做出來就賣得掉,工藝也不成問題,就看你能不能搶到芯片。”

  上述接近vivo的知情人士對此表達了同樣的觀點。該人士表示,現在進入平板電腦市場一點不晚。只要消費者存在需求,手機廠商進入平板電腦市場的邏輯就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手機廠商拓展平板電腦在內的硬件產品品類,還可以提高線下銷售店的坪效(每平方米產生的營業額)。

  孫燕飚告訴燃財經,“今年小米線下渠道全面改革,將省級代理、縣級代理全部取消,給OPPO、vivo線下渠道帶來很大沖擊。所以,OPPO、vivo需要豐富專賣店產品的品類,提高毛利空間,以緩解壓力。”

  肉眼可見的是,下半年,隨著OPPO、vivo、小米等手機廠商進入平板電腦,國內平板電腦市場格局不可不免開啟一場激戰,硬碰硬。

  但各家廠商能在平板電腦市場激戰多久,陳秋仁分析稱,“安卓平板電腦市場空間小,競爭激烈,小米能不能賺錢?如果不賺錢,繼續賠錢,能不能繼續堅持?都不好說。畢竟,小米是上市公司,對財務各方面要求很高,如不能達到預期,資源傾斜,各種預算將非常少。vivo、OPPO則更多出于戰略上的需要,作為長期操作,而非短期賺快錢,或有一定的持續度。”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平板電腦市場與手機市場供應鏈高度類似,但手機的銷售策略或在平板電腦市場行不通。

  業內人士王笛表示,“平板電腦不能只靠價格低,更重要的是軟件能力的適配。”王苗分析到,華為平板電腦之所以可以后來者崛起,與其軟件細節處理能力密不可分,安卓(Android)手機和平板電腦系統相同,所以,平板電腦早期階段,當手機登錄微信后,平板電腦不能重復登錄,華為巧妙地解決了這個場景痛點。華為市場做大后,軟件開發商生態也越來越大,形成平板電腦應用的良性循環。

  但行業的進一步發展,還需要顛覆性的產品,就像喬布斯在2007年推出的iPhone和2010年推出的iPad,“與軟件相比,硬件的創新要難得多,需要的基礎技術支持更多,比如,iPhone的推出,是因為通信設備發展到了3G時代。”一位行業專家表示,5G的發展,有可能帶來VR等革命性的產品,讓虛擬現實成為可能,以前的VR眼鏡,帶著會頭暈,就因為數據傳輸不夠快,有延遲導致的。

  目前,蘋果、Facebook、谷歌等公司都在耗費巨資做研發,這位專家稱,中國手機廠商也應該積極參與進去,一旦技術得到突破,就可以開創一個新時代。“只是跟著別人后面,最多喝點湯,永遠是吃不上肉的。”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尹悅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7-07 青達環保 688501 --
  • 07-06 浩通科技 301026 18.03
  • 07-06 中熔電氣 301031 26.78
  • 07-06 華藍集團 301027 11.45
  • 07-05 倍輕松 688793 27.4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再战星期天迅雷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