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建之后,我想離職了

團建之后,我想離職了
2021年07月04日 08:48 財經自媒體

股市瞬息萬變,投資難以決策?來#A股參謀部#超話聊一聊,[點擊進入超話]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黎明 唐亞華 周繼鳳 李秋涵 宛其 王敏

  編輯 | 王敏

  談“建”色變、聞“建”即躲,公司團建已經成為了被無數職場人吐槽的活動之一。

  團建,即團隊建設,本意是增強團隊凝聚力。盡管并非所有的團建都令人生厭,但如今提及團建,“打工人”們往往以抗拒的負面情緒為主,“為什么大部分人不喜歡團建”、“團建等于變相加班嗎”等話題都在微博上引起了廣泛討論。

  在團建形式上,很多人認為,軍訓拉練式團建比上班還累,和領導、不太熟悉的同事玩游戲,更像是一場大型尷尬社交,帶來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強制參加、占用周末時間、還需要員工自費的團建,更可謂是條條都戳中了職場人的雷區,甚至有公司在團建后出現了“離職高峰期”。

  本期小酒館,深燃與6位有過奇葩團建經歷的人聊了聊他們的經歷。他們當中,有的人因為團建時唱歌搶了老板風頭,沒多久就在公司待不下去了;有的人團建變成了幫老板打掃別墅;有的人團建本夢想著海島游,結果卻變成了周末到寺廟抄經書;有領導組織團建是為了鼓舞士氣,沒想到自己先被勸退……

  在和他們交談中,深燃發現,很多人反感團建,是反感不考慮員工感受、以領導自我為中心的團建;是反感侵占休息時間、侵犯個人空間和隱私、沒有邊界的團建。他們期待中的是簡單純粹、沒有負擔的團建,可以讓團隊成員們發現同事在工作之外的另一面,互相加深了解,更好地協作。只是,這種機會極少。

  實習生沒跟著老板唱歌,

  第二天就被辭退了

  劉理 | 28歲 某互聯網公司銷售

  我們公司很少專門“團建”,因為隔三差五就集體活動一次,也相當于是團建了,而且團建的內容極其單一:喝酒、KTV、大保健

  每次團建都是圍繞老板展開的,總之就是要讓老板玩得盡興。老板喜歡熱鬧,而且擅長通過混亂的場景來觀察人。所以每次去喝酒和KTV,對我都是一次考驗,因為作為員工,你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既不能太沒存在感,又不能太出風頭。

  老板喜歡唱那種很有年代感的歌,比如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很多我從來都沒聽過。我記得有次團建,老板唱得很盡興,讓每個人都跟著他唱。但那些歌大家沒怎么聽過,不會唱,只能表面上附和著一塊唱。當時有個實習生,推三阻四就是不唱,說自己不會唱歌,就在那坐著。

  團建完第二天,這個實習生的工位就空了。當時同事中流傳著一句話,說老板發話了:“不會唱歌的實習生不是好員工”。

  還有一次團建也是唱歌,老板挑了一首難度很大的歌,高音部分唱不上來。當時有個空降的部門領導,拿起話筒就唱,直接把老板蓋過去了。老板說:唱得不錯,很好。后來,這個領導沒待多久就走了。

  老板文化程度不高,但喜歡附庸風雅,尤其喜歡攢酒局。所以我們公司團建,喝酒是必不可少的環節。與其說是“團建”,倒不如說是“團酒”,基本每次團建完,大家都是喝得東倒西歪。其實大部分員工都不想被灌酒,但沒辦法每次都只能陪著喝

  有一次大家都喝多了,在馬路邊,有一個同事要爬樹,說樹上有桃子,要爬上去摘下來給老板吃。然后他就一邊吐,一邊抓著一棵樹使勁往上爬。場面極其尷尬。

  我們是一家非常重視銷售的公司,團建屬于企業文化的一部分,所以從團建的頻率上來講,應該比很多公司都要高,算是一個常態化的事情。但我其實挺反感這種團建的,因為我覺得團建應該是把團隊放在第一位,把員工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而每次參加這種團建,我們其實都有負擔。

  也許老板只是單純喜歡這種形式的團建,但員工多了之后,總有人想在團建時向老板表示什么,導致團建本身的屬性就不是那么簡單了。或許,員工私下的團建,會更加自在一些。

  團建是徒步20公里“酷刑”,

  我半路偷偷打車到終點

  Lily | 26歲 短視頻運營

  團建似乎是每個社畜必經的修煉。我畢業后也參加過不少團建項目,大多數是吃飯唱歌。吃飯嘛,不管火鍋串串還是烤肉,樂呵呵吃一頓,大家都挺喜歡的。有段時間,同事們經常吃完飯后一起玩狼人殺,我水平一般,但跟著玩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我所參加過最奇葩的團建活動當屬徒步。當時所在的公司有一個慣例,每逢公司周年紀念日,都要組織二、三十公里的徒步活動,其實就是在山里暴走。我在的那一年剛好是公司成立十周年,二十公里的徒步活動每個員工都要參與。

  那天我走了幾公里就不想走了,滿腦子都是“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干嘛?”“Why???”。我不知道這么做有什么意義,但也不敢抱怨,只能和大家一樣身穿統一服裝默默埋頭趕路。

  不過,走到一半時,我真的太累了,看前后沒人就叫了個車,沒想到盤山公路上竟然有人接單了,我謊稱找廁所,離開大部隊幾百米,悄悄上了車。坐上車的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身心都得到了拯救。

  車開過徒步大部隊時,我擔心公司人看見我的團建服,就趕緊在趴在后座。為了不讓領導發現我走了捷徑,我在離終點七八百米的地方下了車,躲在旁邊茂密的樹林里,等看到不少人都到達終點,我才從草叢里出來匯入隊伍

  徒步結束后,公司還在酒店搞了個文藝匯演,各個部門合唱比賽,最后是老板講話,儀式感一定得拉滿。那天我們每個同事都累得精疲力盡,早上大概七點到公司門口集合,晚上九點才回家。

  我能理解領導們為什么愿意團建,團建能灌輸公司(or老板)價值觀,讓同事之間的關系更緊密、更熟絡,更好地配合工作,提高部門生產力。我上面說的日常團建(吃飯唱歌)其實可以達到這個作用,讓大家發現同事身上工作以外的可愛之處。

  但是,我覺得,團建這個事兒,還是能省則省。年輕人已經被工作榨干了,會更珍惜自己工作以外的私人時間。而且,周六日本應休息的時間去團建,其實就是變相加班。如果團建中還加上了喊口號、強勢煽情套近乎這類的刻意行為,會更讓人反感,這類團建活動也是我最不愿意參加的。

  被要求上街“化緣”,

  還要強行煽情讓大家抱頭痛哭

  張腿毛 | 29歲  國際物流行業從業者

  2014年我剛畢業開始實習,經歷了人生第一次團建,也讓我至今依然對團建心存“陰影”。

  團建第一天,主要內容是聽講座、喊口號、做游戲,還比較正常。到了第二天,團建主題變成了“化緣”,就是分小組比賽,想辦法讓路人把口袋的錢給你,然后再捐助出去,這就變得有點奇葩了

  那天,我們上交了身份證、工作證等一切有效證件,每組拿到一個捐款箱,開始向路人“化緣”。花了一天時間,我們組兩個保潔部的阿姨,終于在一個洗車店要到了十塊錢,倒不是因為我們感動了洗車店老板,而是對方覺得我們是騙子,只說“別煩我了,給你十塊錢快走快走”。

  一切還沒有結束。第三天,公司兩百多名員工得挨著上臺聊自己的故事和經歷。到晚上10點,大家總算說完了,主持人上臺開始煽情,說著說著還把燈關了,放起煽情音樂,發出來自靈魂的疑問,“你們思念自己的親人嗎,你們熱愛你的同事嗎?抱緊他們,哭出來吧,把你的情緒釋放出來”,接著很多人就開始哭起來。我當時坐在地上,看著天花板,感覺很無語。

  我以為終于熬到了結束,沒想到這只是一個開始。在這次團建后,領導認為“心靈拓展”效果很好,決定每天都在公司舉辦一個小團建活動。

  所以我們每天早上8點,就得排好隊形喊口號,說類似于“我相信,我可以燃燒,我可以吃苦”的話,員工還被要求輪流表演節目或者做游戲。有天輪到我了,我隨便給大家唱了一首歌就下去了。后來我部門經理接到了要我加強學習的通知,我就辭職了

  那個公司的領導,文化水平有限,迷信這種“心靈拓展”能讓員工更友愛、讓公司更美好,但實際上這種形式被很多傳銷組織、騙子組織應用,目的是打破你的自尊心,認為這樣你才能以更低的姿態去面對工作,用“讓你要飯都干得出來,這世界上就沒什么能難倒你的”,這類話來迷惑你

  后來我把這個經歷分享到某問答平臺上,獲得了網友近萬的贊,看來受“團建”困擾的人不少。領導組織團建,是想和大家拉近感情,但我覺得,上班其實只是大家打工掙錢的地方,如果團建只吃吃飯聊聊天還行,那些莫名其妙的活動真的沒必要

  現在工作7年了,我比較好的團建體驗都是和吃喝有關。公司在山里或海邊某個地方租個別墅,大家就吃吃飯喝喝酒,在周圍逛逛,有一次我一個人守著一臺80寸的大電視看了一晚上電影,特別放松。

  邊做飯邊工作,

  吃完飯還得給老板別墅大掃除

  晨曦 | 25歲  某MCN機構運營

  我們工作的地方是老板家別墅的負一層,同事們總共團建過兩次,都是在老板家吃飯。

  第一次是老板提議團建,用一天的時間吃火鍋、燒烤、玩游戲。她特意要求我們那天早上提前半小時到公司先工作一會。10點多,老板讓幾個同事出去采購,剩下的人做清洗食材等準備工作。但那個時間是我們每天最忙的時候,大家都沒空,老板說我們不配合團建,強行把我們叫到了一樓的廚房干活。

  我們被迫一邊對接客戶,一邊穿羊肉串,還有人嘴上在跟客戶通電話聊拍攝方案,手里實際上在剝蒜,大家都叫苦不迭。吃完飯,老板突然怪我們把她屋里弄得亂七八糟,天地良心我們只去了廚房,和樓下辦公的地方。最后老板讓我們大掃除,把廚房、客廳連同她二樓的書房、臥室都打掃了一遍

  這還沒有完,下午,快遞送來了一個拼裝的白色風車,她要放在花園里做裝飾,老板讓我們幫她拼好。我們幾個人拼了四個多小時,累到半死,最后她慢慢悠悠地過來說:“你們下午啥都沒干怎么還累夠嗆?”

  那天晚上同事們心情都很不好,就感覺給她家打了一天雜,工作還不能耽誤,吃飯吃得也很不開心,全程尬聊。那一次團建之后,我們公司有三個人陸續離職,有位同事明確跟我說,那次團建讓他很不舒服,我是來工作的,不是來幫老板打雜的,還有一個也是因為老板家事和公事分不清

  在那之后我們還組織過一次團建,本來定好了去外面吃然后唱歌或玩狼人殺,最后又變成了在她家的小花園吃火鍋,一人一個小鍋,但是當時已經6月份了,外面非常熱,菜準備得還非常少。剛開始沒一會兒,鍋里就落進了好多蟲子,我們都基本沒吃

  后來我們有幾個人喝酒聊天到一兩點,還勸退了一個同事。因為那個同事吐槽說:“老板的媽媽每次要用車的時候,總是讓我去給開車,我都快變成老板家的司機了”。我們大家幫他分析了一通,一致覺得他在這個公司沒什么意義,不久之后那個同事就離職了。

  我覺得團建挺重要的,不管是忙碌工作之后的放松,還是跟同事增進了解以更好合作,團建都是非常好的方式。但我們喜歡的團建,可能是沒有老板參與的團建,因為同事們基本都是同齡人,老板跟我們有代溝,很多梗她聽不太懂但大家又不得不去配合附和,也很尷尬。

  至于團建時不太喜歡的內容,我最不喜歡玩真心話大冒險之類的游戲,感覺這種游戲純粹是為了去了解別人隱私,我覺得哪怕朋友之間都會有界限,跟同事我更不想聊這些。

  期待中的海島游,

  變成了去寺廟抄4小時經書

  芝麻 | 31歲 前活動策劃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們老板嘴上說著要“犒勞”大家,其實是帶著公司的人去寺廟回向(佛教修學過程當中一種修行功夫)

  去年冬天,我所在團隊終于拿下了一個談了大半年的大單,后續幾乎動用了全部門人力,沒日沒夜地干了兩個多月才把項目執行完畢。其間,老板很體貼,在工作群和開會時提了好幾次說,辛苦大家,完事之后帶大家出去玩。

  組里大多都是剛工作的年輕人,聽說要團建很開心,還討論會不會去外地玩,或者去海島出海也挺刺激的。

  沒想到,真正等活動收尾后,老板頗為得意地在會上宣布,周末大家一起去廟里回向吧。當時,我都感覺到,有那么一瞬,會議室的空氣都靜止了。

  我知道大部分人很不想去,但沒人提出反對意見。因為我們公司規模不大,基本上公司大小事都是老板一人拍板決定,就算提了意見也沒用。老板信佛,誰都不想因為一次團建當出頭鳥。

  去的那天正好下了點小雨,有風,寺廟里很冷。那天的活動流程是,所有人圍坐在蒲團上,先聽寺廟住持念很長一段經文,然后開始抄經書。大家足足坐著抄了四個小時的經文后,到下午2點,才起身去吃飯,當然,在寺院吃的是全素齋飯。

  說實話,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拜過菩薩,更別說抄寫經文了,坐在蒲團上一直在心里琢磨,菩薩會不會不待見我這種心不誠的人。我不知道公司同事是什么感覺,反正這一整天我都非常難受,從身體上到心理上都備受煎熬。

  回程中,同事們還苦笑著自我安慰,和一些去爬山、跑步、做游戲的團建活動相比,去寺院抄抄佛經還挺好的。

  回到公司后,老板還貌似有點心虛地做過解釋,去寺廟抄經文是讓大家積德行善。但我們覺得,這樣的老板太以自我為中心了,根本不考慮員工的感受。

  如果老板沒有把大家對團建的期待值提得那么高,或許大家的“怨念”也就沒有那么大了。但有了這次經歷,老板再用團建激勵大家,幾乎都沒人附和了。

  領導用罰款作團建經費,

  沒想到“團建飯”成了“散伙飯”

  張達 | 25歲 某互聯網公司業務經理

  我2018年大學畢業后到現在,待過三家公司,參加的團建以讓小伙伴們放松為主。第一家公司團建項目比較常規,通常就是“吃飯+看電影”和“吃飯+按摩”。目前所在的第三家公司團建項目比較多,我們部門組織過轟趴、劇本殺、狼人殺等活動。我所經歷的最奇葩的團建,是發生在我在第二家公司時。

  2019年9月,我面試了一家公司的“創新業務部”做業務拓展。面試時,部門領導跟我畫餅,說這個新部門大老板非常看重,而且公司有著雄厚資源,好好做一定能把業務做起來。

  但入職之后,我才了解到,所謂大老板比較看重,其實是業績要求很高,雄厚資源也不過是所服務過客戶的聯系方式。由于業務模式還不成熟,部門領導自己也沒有經驗,還常常朝令夕改,業務很難推進。直到2019年底,我們的業務開拓才算是真正有了進展。為了犒勞部門小伙伴,領導從公司對面超市買了一些啤酒和小吃,我們算是有了第一次所謂的團建

  第二次部門團建,是在2020年5月底。上半年疫情期間業務開拓更加困難,但大老板給領導的壓力依然很大,甚至跟領導說,要是業務還沒進展,讓他要么轉崗要么離職。于是,領導想通過團建聚餐喝酒鼓舞士氣,開拓業務重新奪回大老板的信任,但同事們早已貌合神離

  因為疫情期間,團隊做不出成績,領導不是想著如何優化業務模式,而是不斷壓榨我們,比如在家辦公必須打開釘釘視頻,一周至少有三天晚上線上開會到12點,罰款也是其中一條。領導給每個人都制定了相較此前1.5倍的單日KPI,達不到就罰款。如果誰沒有主動把罰款轉賬給領導,領導還會在工作群里催。第二次團建聚餐的經費,就是出自罰款

  團建吃飯時,一杯酒下肚,領導開始訴說自己的不容易,在公司背負著多大的壓力。接下來,領導開始挨個給同事們敬酒“賠不是”,說自己疫情期間對大家嚴格要求,也不過是為了業務,希望大家“杯酒泯恩仇”,還要團結一心好好開拓業務。

  這頓飯,同事們都吃得很不是滋味,大家大多是像工具人一樣喝酒,嘴上說著“謝謝領導關懷”,心里卻想的是“早點散吧”。當時好幾位同事都已經萌生退意,我也是其中一員,能撐到5月,完全是因為不敢裸辭,也還沒找到合適的下家。

  但沒想到,這次團建聚餐一周后,干勁十足的領導,直接被大老板勸退了,團建沒用完的罰款,則掉入了領導的腰包,部門一位老員工頂替上位成了新領導。看著部門業務本質問題還是難以改變,能力差不多的同事還成了領導,一個月內便有兩三個同事接連離職。不到三個月,原來十多個人的部門只剩下新領導一位光桿司令還在硬撐

  *題圖來源于Pexels。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劉理、晨曦、Lily、張腿毛、芝麻、張達為化名。

  你經歷過哪些奇葩團建?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李思陽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7-07 青達環保 688501 --
  • 07-06 中熔電氣 301031 26.78
  • 07-06 浩通科技 301026 --
  • 07-06 華藍集團 301027 --
  • 07-05 倍輕松 688793 27.4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再战星期天迅雷下载